Ha?

Jaron的CG胡同:

混个更。。小聂风同人,时隔多日回来画当初最喜欢的角色,和之前的那张对比进步了,不错0 0~背景又蛋疼的搞了3种。。又是没啥大差别。。本来准备画个浮世绘的效果在后面撑着。。结果画完反而觉得打了折扣。。。那就把三张都拿来发算了。。

赭凉:

广播剧《呵呵》的海报。

前段时间和阿雪聊天,才发现聊聊创作中的思路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最近画了一些图都用黄金分割作构图的蓝本,比如这张。

两主人公位于不同时空(第一期剧情里两人还没相遇),小桃花刚回国,白祁在家看书。最开始的想法是“既然两人没有互动,各自截图可以成为独立的两幅画吧”,机场玻璃作为共用的背景,如果单单看白祁那部分的话就像他家里的窗户似的。飞机线可以联接两个时空(才不是因为画起来省力呢...

因为人物性格设定,本来打算表现一明一暗,白祁死气沉沉的生活因为小桃花的出现有了光明什么的...但是画不出想要的效果,改改改就成了现在这样。

构图上小桃花的脸在黄金螺旋点上,白祁的脸中线在对角三角形的垂线上,纸鹤在对角线和黄金分割线的交点上。机场的窗户格子也是以右分割线为基准透视变形的。

草樱:

从汤圆安全到家到重新活泼健康,这两个礼拜对于我来说,简直虐心。

从原主人那里接回汤圆的时候,他是一窝中最健壮的孩子,粘人,一见我就求摸求蹭,往怀中一直钻。让我硬生生压下想领回他妹妹的决心,直接点了他缴纳赎金。

他爸爸是虎斑,戒心很重;妈妈是渐层与银虎斑的后代,不过他却从面相看上去不怎么抓眼……将他带走的瞬间脑中浮现很多坎坷:略返祖的小长毛(难打理)、大块头的男孩子(成年或许会长到令人发指的十五斤),调皮好动(家具遭殃)……

罢了罢了,怎么着现在都是我的娃了。

本来没想当天带回家所以没带宠物箱,但是各种不可抗力导致原主人哗啦哗啦翻出一个纸箱打上几个窟窿就给塞了进去。

“外面好大雨,好大风,会感冒的!”我很认真。

“没事,感冒了吃点药就行了,回头给你点带着。”

“衣服呢,垫一点?”

“没有耶……”

就这样被忽悠着带着这只可怜的娃走上了坎坷之旅……一路回家简直一把辛酸泪:不能坐地铁,公交无直达,风雨交加出租车打不到……在跌跌撞撞折腾三小时还没到租屋,看着瓢泼的大雨心疼箱子中的小生命,加了一百块终于拦到的士,心急火燎地上楼开箱,小家伙乖乖地坐在箱底无辜地看着我。“哈啾!”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还是感冒了,次奥。

因为要搬家,没有药,想起来原主人做出的承诺,打了个电话过去,回复“忘记了”……

好吧。

接下来两天便要开始长途旅程,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波折,一路上咬碎了箱子抓破了手,最后我终于了解了他的想法:“要抱抱。”于是坐在副驾驶,他躺在我的胸口搂着我脖子呼呼大睡,看得朋友目瞪口呆:“卧槽你家猫太乖了。”

屁,劳资的左手都快被他咬残了。当然这句话我没说。

太后走出小区接我,准确的说是来接他,一看到就啧啧啧:“你太闲了又弄只猫。”当然抱着时还是爱不释手。

(有点流水账……不能体现我现在的心情)

总而言之,在家的头几天,鼻涕眼泪哗哗哗,给他吃了土霉素,然后嫌药效不太好又给换了白畜服灵(必须批判这玩意,药效怎样不清楚,主要是太苦了喂进去喵嘴直接吐白沫,看得心疼得恨不得掐shi自己),最后还是固定吃土霉素,一天半颗。看到他鼻塞到无法呼吸,依然好吃好睡好玩,便略略心安了,毕竟才被科普,小猫的感冒又叫鼻支,相当凶险几乎玩儿命。感谢佛祖保佑,他的症状一天一天消退,然后愈发好动在家做起了小霸王,打猫打狗打人打草,打一切他够得着的生物。随后发现他身上生了几小块小猫癣,简直虐无可恕……

好吧毕竟猫癣还是挺好治的。

记录下现在每天65g赖氨酸+VB治疗中,似乎有些成效。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想说一句:“嗯,汤圆,欢迎你回家。


NO_24:

老早之前的总结-有些工作图-既然搬家·那就都搬过来吧···唔···就是这样···

神家的阿烦:

和之前的三国一个风格,诸子百家,我居然画完了……草图线稿啥的我都放在一起了~

加了字感觉好高端有木有,为此我百度了一下午,阴阳家实在找不到了就自己编了一句【。】我把农家许行画丢了,草图太乱了真是对不住(´-ι_-`)

嬴政巨巨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彰显他的总共气质【够了】

以上_(:3」∠)_谢谢各位的指点和支持了!

 

小肉whisper:

灰绿色调画一个美丽的女子💃尝试了新的撒盐效果 觉得细盐开出的冰花更均匀一些 水彩还是多练习自己去尝试 尤其是人像 偷懒不练习 线稿和上色一样会生疏 接下来可以看一会儿盖茨比啦 给大家道晚安~✨✨